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 120项工作压垮新社工

2013-12-09 16:52   hexun.com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住户有6200多户,还有110多个底商商铺,而这些人的服务都得靠社区居委会的15名社区工作者。

因为工作稳定,社区工作者近年来一直是就业的热门,在有的社区,招聘甚至难过公务员。当许多人拥向社区时,他们或许没有注意到,有一句话是用来比喻纷繁杂乱的社区工作再合适不过—“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这份工作并不是人人能干,于是,一些人在到了这个工作岗位后不久,就因缺乏经验、压力过大而出现了心理疾患。针对社区工作者心理健康问题,丰台区从今年开始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形式为社区工作者提供心理减压培训。

15名社工要服务6000户

记者来到丰台区东铁匠营街道四方景园社区居委会的时候,居委会主任张立丽正在统计着辖区里的宣传栏,街道刚刚来了电话急着要情况。

四方景园居委会辖区面积不大,只有0.4平方公里,可几乎都是居住小区,有51个居民楼楼门,还有两栋写字楼,住户有6200多户,还有110多个底商商铺,而这些人的服务都得靠社区居委会的15名社区工作者。

开居住证明、办暂住证、办生育服务证、老人的社会化养老、孩子的一老一小保险(放心保)、老人的社会福利、社区的网格化管理、解决居民矛盾……四方景园社区书记秦立霞说,“小小的居委会要承担120来项工作。那是什么概念?社区居委会应该是按每2000至3000户设置的,我们赶上人家俩了。”

“事多,工作也杂,居民的要求高,我们的工作压力很大。”张立丽告诉记者,比如说自采暖补贴申领,她们就得打印出51份通知,逐一贴到每栋楼门前,而且贴上后还得拍照留证。“把通知贴到楼门口,就是希望居民都能看到,可就这还有居民因为错过申请时间找我们呢,我们不得不拍照留证,这叫留影留声,必要时还得录音。”

“昨儿个来了一个小伙子,说要办生育服务证,按照规定这事得到女方的户口所在地办理,可这小伙子根本不听解释。”张立丽说,她们赶忙打电话找上级街道的工作人员帮忙解释,那小伙子拿过电话骂了一通,撂下电话就气冲冲走了。张立丽很委屈,因为居委会有工作权限,有些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可有的居民就觉得到了你这儿就得给他办了,十件事里有一件不顺心,那之前的九个好就都不算了。

一天忙得抬不起头来、稍有不顺就被大骂一通,像张立丽这样1999年就来社区工作的老人,每月的工资是3200来元,而社区新来的小姑娘,每月才2000出头。“工资挺低的,要是小年轻,咋养活自己啊!”张立丽觉得,能坚守社区工作者岗位的人,真的不容易。

另一个居委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工作稳定,社区工作者近年来一直是就业的热门,新入职的社区工作者大概有三类:刚毕业的大学生、失业者和为了就近、轻松等原因辞去原来工作的再就业者。社区工作者对个人能力要求很高,对各种文件的掌握、对相关政策的解读,维稳、住房政策、法律、社会福利、计生……接触的也是形形色色的人群。新入职的社区工作者中许多人没有社区工作的经验,一进入社区,完全没有心理准备,面对那么多琐碎的事情,解决不了,想提高自己的能力不知道怎么提高,不知道怎么能干好,很无助,觉得没干头。于是,有的人退缩了,有的人生病了。

社区新手害怕上班

刘歌(化名)去年大学毕业后到某街道服务大厅工作,负责低保审核等业务。可是工作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让她很棘手,经常碰到不符合低保条件的居民闹事,甚至曾经差点被打。前几天又碰到一位喝醉酒的居民闯进服务大厅闹事,还砸了一台电脑,一位同事腿上被划伤,血流了一腿。刘歌越来越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一方面不可能满足每个人的低保要求,另一方面每天还要面对前来办理低保的居民,她现在特别怕上班,上班时稍微遇到点儿事就找领导,工作上是一塌糊涂。

压力之下从焦虑到抑郁

赵同(化名)就职于某居委会,刚过30岁时,每月拿着2000多元的工资,日子过得不温不火。性格内向的赵同不太善于和别人沟通,而社区居委会的工作又是和人打交道,这给他工作带来很大的不便。后来因为收入太低,父母也没钱支持他买房结婚,女朋友和他分手了。

诸多问题积累,赵同发觉了自己的不适,就到医院就诊,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可医院人多住不进去,只好拿了药回家治疗。四五年来,赵同连续看了好几位心理医生,至今不能上班。

自行车成“最后一根稻草”

林峰(化名)不是社区工作者,但是他的案例非常具有典型性。因为工作调整,林峰被调整到基层派出所成为一名片警。林峰不会骑车,因为一些心理原因也不敢学骑车。他怕人笑话,每次下片儿都是推着自行车,结果当然干不完活,可他又不敢告诉别人他不会骑车,压力越来越大。

林峰的状态逐渐不正常起来,本来特别腼腆的人,人前都不怎么敢说话的那种,竟然在陌生的聚会上在100多人面唱卡拉OK,后来开始出现幻觉,直到有一次直接冲出家门,说有人要见他。家人同事把他送去医院,一检查,已经发展到躁狂症,而这时他刚刚当片警3个多月。

社工应建立自己的支持系统

北京心之怡然心理咨询中心副主任宋晓辉说,社区工作者压力主要分自然压力和社会压力两种。自然压力主要是收入和生存压力,社会压力则包括沟通不畅、人际关系不和、事业发展等。如何面对压力?一项面对压力会求助谁的调查显示,不少年轻人选择自己。这反映了现在年轻人缺乏“支持系统”,面对压力不善于寻求别人的帮助,而当自己不够强大的时候,心理疾患就随之而来。

宋晓辉为社区工作者开出心理疾病预防处方:建立自己的支持系统,包括掌握必要的心理健康知识,形成张弛有度、合理的生活节奏,学会自我安慰自我放松的技巧,不断更新自身知识结构、完善自我,及早规划职业生涯发展、建立积极的生活方式。

  • 关键字
  • 社工
  • 责编:陈伟浩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