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logo微电影大赛banner

重庆妈妈说:儿子,你能上一天学我就推你一天

王珊 2016-09-28 09:59   重庆晨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为了让这个如今已无法行走的孩子上学,母亲成了班里的“编外生”,每天4次准时出现在学校;而这所小学里的所有老师,为了让这名重病的学生有书读,也都成为了志愿者。

原标题:儿子,你能上一天学我就推你一天

1

褚海淇在教室里读书。通讯员张学成摄

40岁的邹景兰明显感觉到,要把110斤重的儿子从1楼背上5楼,越来越不是件容易的事。最近这5年,儿子褚海淇从小学一年级念至五年级,体重也从46斤增至110斤。

唯一没变的,是为了让这个如今已无法行走的孩子上学,母亲成了班里的“编外生”,每天4次准时出现在学校;而这所小学里的所有老师,为了让这名重病的学生有书读,也都成为了志愿者。

2

3

每天清晨7:40,无论刮风下雨,这对母子总是准时出现在新城区五福路上。通讯员张学成摄

营盘山小学,坐落于重庆綦江营盘山脚下,每天清晨7:40,新城区五福路上的行人总能看到这样一幕:一名十来岁的男孩坐在轮椅上,由母亲推着,“行走”在上学的路上。无论刮风下雨,这对母子总能准时出现。

轮椅上的男孩,就是褚海淇,今年11岁。这5年,学校的每一个人早已慢慢熟悉了这个家庭的故事,有人同情,更多的人表示佩服。

“小邹,又来送儿子啊,有雨哟,遮着点……”27日清晨,邹景兰推着儿子进入校门时,老保安连忙上来帮手。大伙说,这些年,亲眼见证了这个母亲的不易,只要能搭把手的,谁都会去帮。

4

放学后,邹景兰背着儿子下楼梯,一位老师帮忙拎着轮椅。通讯员张学成摄

推着儿子进入教学楼,遇到梯坎时,每往前一步,邹景兰艰难且小心翼翼。“海淇妈,我们来!”跟往常一样,学校里的老师们跑了过来。几名男老师帮忙,将坐在轮椅上的褚海淇,抬到了5楼。

邹景兰计算过,儿子所在的班级在5楼,85步楼梯,如果顺利的话,背上去再折返回来扛轮椅,这个过程起码得10分钟。“这些年,如果不是大伙帮忙,我一个人早就不行了。”

安顿好儿子,8:20,上课铃响起,邹景兰悄悄离开,上午和午间的课间,她还会再来两次,放学再来一次学校,接儿子。

每天至少去学校4次,如此往返,坚持了5年。

5

母子俩走在校园里。通讯员张学成摄

为了背得动座椅上的儿子邹景兰也在锻炼

邹景兰说,儿子两岁时,她和丈夫就发现孩子走路歪歪斜斜,与别的孩子不一样,辗转多地就诊,最终在北京儿童医院确诊: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

“这个我听都没听说过的病,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命运。”邹景兰记得,当时医生说这种病是基因突变引起的肌肉变性疾病,几乎是无药可逆转。患上这样的病,病人最终会因为呼吸肌衰竭而死亡。

当年,医生表示,病情在这个孩子身上发展到底如何,8岁是道坎。

返回重庆,在儿子两岁半时,夫妻俩做出决定,邹景兰辞职在家照顾儿子,丈夫则扛起重担,四处打工挣钱,延续儿子的治疗。

6

几名男老师帮忙,将坐在轮椅上的褚海淇,抬到了5楼。通讯员张学成摄

在母亲的精心护理下,儿子顺利地一天天长大。6岁半时,邹景兰咬牙决定,让走路越发艰难的儿子上小学,过正常孩子应有的生活。

“这个孩子第一天来学校时,他妈妈就找到我,说不知道孩子这病还能活多久,但希望他活着一天,就能够坐在教室里有学上,不留遗憾。”班主任邵正梅说,这几年,褚海淇的病情一天天恶化,一年级时,还能慢慢行走,到了二年级,走平路都艰难了,读到三年级,走不动了,只能站立起来,去年,读到四年级时,已经完全不能站立了。

尽管如此,让老师们意外的是,褚海淇依旧每天由妈妈推着准时上下学,成绩也算不错。

如今,邹景兰一家借住在亲戚家中,因为长时间无法运动,褚海淇的体重已增至110斤,背着儿子上下楼,这对于只有91斤重的妈妈邹景兰来说,很难。

“这些年,只要有机会,我就给他按摩,延缓病痛对他的影响,现在,我也得运动了。”邹景兰说,因为再不运动,随着儿子一天天长大,她真怕哪天就背不动他了。

放学后,邹景兰背着儿子下楼梯,一位老师帮忙拎着轮椅。通讯员张学成摄

母亲说不放弃:儿子能上一天学我就推他一天

27日,放学后,邹景兰又跟过去一样,将儿子背下5楼,接回家后,再换坐在一张脚底装有万向轮的椅子上。“妈,你去忙,我自己能行了。”话不多的褚海淇,乖巧懂事,撑着墙和家具一步一步移到临窗的桌子上,然后开始做作业。

这些年,父亲四处打工挣钱,父子俩少有见面,但父子俩感情极好。去年父亲节,褚海淇写了封信给爸爸,他说,如果能活到18岁,给他一次考大学的机会,他想当一名医生。“我要研究出能治好我这种病的药,我也希望能治好我妈的病,能好好孝顺你们,如果哪天我离开了,你们还能很好的生活下去....”

每个月,父亲能往家中拿回2000元左右,其中1200元要用作褚海淇的日常医药费。在家中,邹景兰小心保存着一个记账本,上面记载了这些年来,向亲朋好友借下的欠款,“这几年,我们医了50多万,实在撑不下去了,就只能向大家借,有能力的一天,我们一定会归还。”

见邹景兰一家艰难,不少人曾劝她放弃送孩子念书,打她坚持了下来。“我不图孩子有多好的成绩,只希望他能有一个正常的成长环境,11岁的孩子,是应该在学校的啊!”这些年,褚海淇生活在集体中,运动会时,妈妈会推着他当观众;儿童节,坐在轮椅上的他,会被妈妈推着去礼堂看节目。

尽管40岁的邹景兰看上去比同龄人苍老许多,但她很坚定:儿子能活着一天,能上一天学,我就推他一天。

这5年不易身后有好多人帮助他————

接力让轮椅上的学生上学15名教师编组轮流背他进教室

病情在变化,11岁的褚海淇行动越发困难。同学们说,每学期开学,大家都会担心,这学期他还会不会来。

邹景兰说,独立照顾无法行走的儿子,还能够坚持念到5年级,多亏了身后无数好心人的帮助。

在营盘山小学,坐轮椅的褚海淇,是全校都在关心的特殊学生。“以前我一口气就能把儿子背下来,现在不行了,儿子长大了,重了。”很多时候,路过的老师们总会停下来,帮着邹景兰把儿子背到教室后再离开。

在学校,除了上下楼梯,对于褚海淇母子来说,最艰难的,是如厕问题。因为腿脚不听使唤和体重问题,褚海淇一旦蹲下去就不好拉起来,“我会定时来学校帮他,但我没办法去男厕所,而且有时候孩子想如厕时,我也有可能不在。”邹景兰说,很多时候,都是男老师帮忙。

这学期,见邹景兰背褚海淇上五楼教室艰难,男老师们就搭手去帮着抬。后来,全校15位男老师干脆排好班,每天早上3人一组,抬这名特殊的学生进教室。

轮椅上的海淇是55名同学集体守护的对象

班主任邵正梅说,从褚海淇到班上的第一天,她就知道,自己的责任更大了,这些年,邵老师不断通过网络发布求助信,希望能够呼吁更多的社会力量帮助这个艰难的家庭。

“孩子还能走的时候,全班同学都知道,一定不能碰倒他。这些年,班里的同学早就形成了默契,只要褚海淇需要帮助,谁都会相助。”邵正梅说,褚海淇上厕所,一群同学会形成一个包围圈陪着他来去,一边走一边为他招呼别人让道;午餐时,会有同学轮流为褚海淇打饭。

二年级时,褚海淇常自己摔倒,班上的同学太小扶不起来,就会一阵风似的跑去报告老师,“现在同学们长大了,再见到褚海淇摔倒,大家会一起出力,帮他站起来。”

知道褚海淇家经济拮据,学校免了孩子的中餐费。

前年夏天,校长王池祥听说三江街道有医生能够治疗这种病,他找了车将褚海淇送到三江街道看病,自己掏了医疗费。

细心的老师黄世英说,前几年,海淇妈妈还长期紧锁着眉,神情焦虑,但最近几年,逐渐有了笑容,“我们告诉她,孩子不容易,任何事情大家一起面对,我们能帮的,一定会帮!”(作者:王珊)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