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征集广告条幅

企业家陈剑光:用更少的钱,捐出更大的效果

2016-05-17 10:38   《中国慈善家》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如果我老了/变得行动迟缓苍老不堪/关于命运/只是风中飞舞的风筝/可我依然前行/一行小路弯弯曲曲在我身后/天上的云在飞/地上的水在流/我在春天里种植最美的鲜花/等候收获秋天最美的歌声,如果我老了/—我依旧记得你们”

原标题:陈剑光:用更少的钱,捐出更大的效果

孤悬在峭壁边上的那辆车、微光中那两口黑漆漆的棺材,多年后想起那个暗夜,陈剑光仍心悸,不舒服。

2010 年,陈剑光带队到贵州黎平县,考察一所山凹中的瑶族小学。 山路崎岖陡峭,江南长大的陈剑光恐高,只得在夜深后驱车而行。“黑茫茫一片,就看不见下面嘛。”

28 公里山路,行到一半时,对面来了一辆车。“根本无法错车”,坐在车里的陈剑光看得心惊。司机一点一点,绕着盘桓的山路倒了一圈多后,才在凸起的一小块地方停下,等对方开过去。车轮边,就是万丈悬崖。

村子里,村民们打着手电筒迎上来,一路给他们照亮。在微弱的光亮中,陈剑光看到了一所倾颓的学校。“房子的梁都没有垂直线的,全是斜的,然后加一个支撑杠。”

推开住校老师宿舍的门,陈剑光兀地感到了紧张。两口黑漆漆的棺材占去了大半个屋子,“他们 (老师)睡的那个床就在棺材上面。”村里人解释,村里随时要备下两口棺材。如果突然死人,现造棺材来不及。

陈剑光一句话都没说。第一次,他想要放弃。“这样的学校,给它硬件改变都很困难,持续在软件方面给它以推动,就更困难了。”

凌晨四点,一行人回到了县城。28 公里山路,来回近8个小时。“如果我们签约这所小学,工作量相当大。”陈剑光不敢想象。

最终,因为没有拿到红头文件,加之考察组全面考量,这所学校未能进入陈剑光和他的公益团队—江苏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励志阳光助学基金(下称 “励志阳光”)的十年规划中。

“我也会害怕,”陈剑光说。

现在,陈剑光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会浮现一个画面,“一张中国地图,一条长征的红线,红线上有我们多少个老师灿烂的微笑,在跟你挥手。”

这个画面令他感到幸福, “我们做了一件正确的事。”

很多人曾怀疑励志阳光能否坚持下去,现在,在陈剑光的下一个十年规划中,他脑子中的那个画面将变得越来越饱满。但是他很谨慎, “不敢对别人讲,怕别人以为我们吹牛。”

“我们差你们这几十万吗?”

2008 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涌向四川的捐赠纷至沓来,但多被四川方面拒绝了。其中,包括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募资捐赠。

新加坡国立大学是陈剑光的母校,亦是他生发创立励志阳光的萌芽之地。在那里就读商学院的他看到了教育的力量—“新加坡,弹丸之地,国力为什么那么强?”他的老师告诉他,新加坡每一年在教育上的支出仅次于国防。

回国后,他和几个企业家朋友成立了励志阳光,立志到2018年,用十年时间,在红军长征沿线的贫困区县,兴建 101所阳光希望小学。“为什么是 101 所?就是 100 之上再加 1,做到比满分再多一点点。”他笑称,“后来也被解释成一心一意。”

新加坡国立大学找到了陈剑光。半年后,励志阳光把这份40 万元的捐赠落实了下去。在大凉山脚下,他们建成了普格县向阳乡希望小学。这所小学花了500 万元,其余460 万元由地方配套。

“为什么 (我们能做成)?四川省团省委说了,我们差你们这几十万吗?是因为你们的运营模式吸引了我们。”

向阳乡希望小学建成后,励志阳光实现了承诺:把老师、校长请到南京进行培训;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校友整合资源关注学校的成长;另外,针对困难学生实施了小书包工程等等。

“所以四川省团省委非常高兴,对我们完全开放。他们说,目前为止,你们这支团队,给我们筹款是最少的,但你们干的,却是最多的。”

“别人为什么要跟我们合作?”励志阳光成立后,想到第一个问题,并找到了答案。“我们是商业院 (毕业)的,我们就要用商业模式去做。”

这个模式,陈剑光称之为 “1+n”。

之前,从 0 到 1 这一步,励志阳光走得很漂亮。“我们捐建的阳光希望小学在 (硬件)品质上, 跟东部学校是一样的。”学校建设时,由当地村民组成的施工监理团队会定期检查,用多粗的钢筋、多少标号的水泥,用的砖是什么样的等等,“一切都是按照规划来做的,所以做得特别好。”

之后,新的发现不断带来新的思考。“学校建成后,我们才发现,孩子们除了教本,一本课外书都没有!”于是励志阳光添上了图书室、图书角。“然后突然有一天才发现,师资从哪里来?”陈剑光回忆,“最严重的,我们看到,在一些小学,老师平均年龄五十岁。”

这些学校里的孩子,多是留守儿童。上学时,他们面对的是五十岁的老师;回家,面对的是六七十岁的祖辈。“在这样的环境下,小孩子身心灵的成长,一定程度上是有缺失的。”

2010 年,励志阳光把山区老师请到城市,由最好的老师给他们做培训。第一年,9 个; 2014,60 个。那些 20 年里几乎没有出过村子,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的老师,抓住机会拼命学习,“与很多学校的老师交流时,眼泪哗哗地”。

5 年后,39 名校长在南京参加了夏令营培训。“我们走访过那么多的学校,校长对一个学校的影响太大了。” 陈剑光说。

请出去,也请进来。支教老师的到来,令希望小学的老师和孩子们欢喜不已。“我砸锅卖铁也要让他们 (支教老师)生活得好。”湖南省桑植沙塔坪合动阳光希望小学校长激动难抑。“当我一看见你的时候,我心里在想,如果我们班每一天都有像你这样的老师多好啊。”湖南省宜章县一六镇合动阳光希望小学一年级学生石美丽写道。

2012 年始,励志阳光把南京琅琊路小学等名校的特级教师、校长,送到山区。开师范课时,阳光希望小学所在的乡、镇所有的课目老师,都来听。“场面很鼓舞人。”陈剑光说,“不仅鼓舞了我们,也鼓舞了送教上门的老师。”

一点一点把模式搭起来,回头看,陈剑光说,“现在在整个西部,国家在硬件方面的投入也很大,但是系统地在软件方面做建设的,不多。”

6 年里,励志阳光建设了 61 所希望小学,所花不过两千多万元。很多人不相信,“怎么才用这么少的钱?”陈剑光说,做公益,并非只有花更多的钱才能达到效果,“反而我们要去思考社会有哪些资源,能为我们最大化利用起来。”

至今,励志阳光为希望小学捐出十万本书,没有一本是自己买的。39位小学校长在培训中获赠的电脑,同样如此。

“如果不体验,这样的表达我们认为是没有力量的”

湖南莽山脚下,宜章县一六镇合动阳光希望小学,是励志阳光签约捐建的第一所小学。第一次走进这所小学时,陈剑光看到它曾经辉煌的历史—近三百人的花名册挂满了墙。

但此后,只剩下了八十几个学生。学校教学质量差,校舍是 D 级危房。校长就住在茅草房里,家徒四壁。

希望小学建成后,一切又回来了。学生增加到两百多个,还拿了很多奖。据说宜章县教育局也后知后觉:这个学校,以前差点都要关掉的,怎么突然又有声有色了?“后来他们一了解,原来是因为励志阳光的助力,当初考察时的承诺不是拍脑袋的事。”

现在,学校上公开课时,乡里面所有的老师都过去听。屋里坐不下,有些老师就站在窗户外面,拿着本子边听边记。

这个开局给了陈剑光和励志阳光极大的信心。

成立励志阳光前,身为江苏省天正集团董事长的陈剑光,“不断地学习,用高学历来武装自己,用不断地换好的车子来武装自己,用不断地买手表来武装自己。”但是后来,他发现,那些东西都是空虚的。

在励志阳光的道路上走了三年之后,他意识到,不需要那些东西,真的关心社会,汇聚更多有影响力的人为社会做点事,才会得到真正的满足。

现在,励志阳光的理事单位达到42 家。 “很多中小企业家和我们一起做,非常开心,而且企业也做得蒸蒸日上。”

王慷亢是全国最大校服出口企业江苏兰诗服饰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亦是励志阳光的常务理事。在陈剑光看来,他把励志阳光的事业排在第一,企业排在第二,是所有伙伴里考察学校最多的。

利用企业资源,王慷亢将许多南京优质的教育资源带到山区,送教上门,并开创了校对校模式,对励志阳光启发很大。

最初,陈剑光和几个企业家朋友发起励志阳光时,即以中小企业为单位。 “我们就是要让中小企业能感受到,即便花一点点钱,也能对社会有所帮助。”陈剑光说,最关键的一点是,“企业家们可以把高管,乃至身边的人都带动起来。”

在励志阳光,理事、企业理事单位,每一年,至少有一次,或者是企业高管,或者是企业发起人,或者是家族二代,要去进行考察。励志阳光称之为 “体验公益”。

“如果不体验,这样的表达是没有力量的,是很苍白的。”陈剑光说,体验后因为有那一份感动,会去传播;传播给更多人之后,更多人会来激励你,你更会坚持下去。最后就变成了相互帮助。

6年间,励志阳光的伙伴们翻山越岭踏足过两百余所学校,签约的 61 所学校,每年都会回访一次。

“当你在一个企业里能够更多地谈到付出,更多地为西部地区的老师和孩子们做一点贡献时,你的企业文化和每个家庭的家训可能就会发生变化。”陈剑光说。

如果我老了,我依旧记得你们

第一个十年规划还有三年即告结束,陈剑光已开始思考,101所学校建好后,下一个十年,励志阳光应该做什么?

他告诉企业员工,企业是大家的,他开放董事会、股东会。他最大的乐趣,让他最有动力持续去做的,就是去西部山区,为小学教育做点事。

今年,陈剑光打算用三个月的时间,去建成的小学回访,深度调研,做下一个十年的规划。

在他的初步规划中,下一个十年,101个学校所在的县将被扩展开来,励志阳光要做 101个县的西部小学教师成长计划。

在这之前,对于十年间建成的 101所学校,“我们一定要让它们成为希望小学中的示范性学校。” 陈剑光说,励志阳光要自己跟自己赛跑:怎么样让老师留下来?怎么样让失学的孩子又回到课堂?

他还有一个心愿,就是通过励志阳光的努力,令每所学校的教学质量得到改变。“原来我们不敢讲,多年摸索下来,我们觉得是有这个可能的。”

不久前,南京师范大学 “厚生”志愿者培训学院与励志阳光签约,为其培训支教志愿者。陈剑光非常看重厚生学院系统的培训,他希望通过这些支教老师,能够增加(希望小学)和外界的互动,拿到更多外界的资源。

陈剑光曾经想过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创立励志阳光,今天的他会怎样?“会缺少激情”。他自认是对自己有要求的人,家训给予他一个感恩、积极的心态,但是心情也会有起伏。而这几年变了,“越变越是我喜欢的样子。”他说,“我已经看到了小孩一样的状态。”—早上醒来,第一个动作就是微笑。

江西吉安市吉州区曲濑镇阳光之星希望小学校长王笃红每一年都会送给励志阳光一首诗。这所小学之前建于河边儿上,每年深受洪水困扰,励志阳光提供了启动资金,并承诺对学校提供一系列帮助,当地政府另外找了块地,加快了学校建设。

现在,学校建起了校园广播、体育用品设施、图书室、图书角,“和东部学校一样”,校长和老师到南京参加了培训,励志阳光还安排了校对校帮扶。

在一首 《如果我老了》的诗里,王笃红写道,“如果我老了/变得行动迟缓苍老不堪/关于命运/只是风中飞舞的风筝/可我依然前行/一行小路弯弯曲曲在我身后/天上的云在飞/地上的水在流/我在春天里种植最美的鲜花/等候收获秋天最美的歌声,如果我老了/—我依旧记得你们”

  • 关键字
  • 责编:郭华峰

  • 微博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