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怪兽_ea8de3ea1be528a990c6843385fb0462_45521

她带领志愿者奔忙在公益寻人的路上

2020-05-27 09:30   中国社会报 投搞 打印 收藏

0

全国两会期间,记者采访了张宝艳,请她讲述带领、组织志愿者们公益寻人的故事。

她带领志愿者奔忙在公益寻人的路上

——访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寻子网创始人张宝艳

全国人大代表、宝贝回家寻子网创始人张宝艳,同时也是“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会长。截至5月26日,“宝贝回家”已帮助6277人找到家,其中,走失被拐3340例。平均每天都有两至三个家庭在“宝贝回家”团圆。现在“宝贝回家”志愿者已达34万人,成为国内知名的寻人公益活动品牌。全国两会期间,记者采访了张宝艳,请她讲述带领、组织志愿者们公益寻人的故事。

疫情期间志愿者寻亲不停,帮一个村头流浪者找到了亲人,帮一位被拐几十年的老人找到了家

张宝艳回忆道——

疫情期间我们都被“困”在家里,为了志愿者的安全,我也专门通知,不让志愿者实地走访,所有的工作也几乎暂停了。但是,我们的工作主要是依托网络,我们就安排了一些有经验的志愿者,在群里带动大家分析案例。通过网络教大家怎样去抽丝剥茧地找线索,怎样利用论坛的功能查找疑似案例。此外,我们还统计了哪些志愿者在抗“疫”一线,可以借助这部分志愿者的力量开展寻亲工作。

没多久,一个河南的志愿者就帮助一个流浪汉找到了家。这个志愿者在村委会工作,每天都在村里巡逻,结果就发现有个流浪汉。这个志愿者就给他录了段视频,发到了我们志愿者群里。通过志愿者们转发,终于帮助这个流浪汉找到了亲人。

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尝试运用各种手段让工作不断档。一位志愿者在自己的视频平台私信里发现了一条外婆找家的信息,志愿者立刻联系了寻亲人。交流后得知,求助人的外婆在几十年前被拐到山西宁武,从她记事起,就经常看到外婆偷偷抹眼泪,从外婆只言片语中,她知道了外婆的心事,便有了帮助外婆找家的念头。在视频平台上,她看到了志愿者发布的亲人团聚的场景,便试着留言,希望能圆了外婆的回家梦。后来,志愿者通过视频平台找到了当地政府部门沟通联系上后,由工作人员提供了疑似地村干部的电话,志愿者又委托村干部帮助查询,这样才让这位被拐几十年的老人找到了家。就在上个月,这位老人已经回到家乡和亲人团聚了。

志愿者与救助站滞留老人通电话,尝试分辨口音,没想到还真听出两个模糊的地名

张宝艳介绍说——

2017年7月专门成立了“宝贝回家”民政救助工作组,从2019年到现在,在与民政部门的合作中,我们已帮助402个家庭团圆。

这几年,我们得到了各地民政部门的大力支持与配合,基本上都有专门的工作人员与我们对接。现在,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救助管理站里的滞留人员信息较少。

通常来说,我们每个案例,志愿者第一时间就会进行信息比对,在论坛和各大网站都搜索一下,是否有疑似亲人。但是救助站里的这些寻亲人,由于精神方面的问题或者各地方言的局限,导致无法提供更多的信息,或者即使有信息也不准确。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就需要工作人员帮助其录制视频,尽量通过工作人员与他的沟通,来分辨他的口音,从而锁定大致的寻找方向,缩小排查范围。今年初有个案例,是安徽省阜阳市救助管理站里的一位老人。这个老人是本地口音,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志愿者便用了人脸识别,也请相关人员在本地进行了信息核查,都没有找到老人的家。后来,志愿者跟救助站商量,直接与老人通电话,分辨一下老人的口音。没想到,这一听还真听出来了,老人提到了两个模糊的地名。就凭着这两个地名,志愿者们通过实地走访,终于找到了老人的亲属,将老人送回了家。

志愿者把照片放进AI人脸识别平台,很快锁定了贵州省黔西县救助管理站内一名受助人员

张宝艳告诉记者——

我们现在一直在利用百度人脸识别帮助寻亲人进行排查,在全国救助寻亲网上就有百度AI平台。经过我们的大力宣传,现在很多志愿者都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脸识别平台是可以广泛运用的。我们特别希望的就是,各救助管理站在与我们沟通时,提供的受助人员照片越清晰越好,这样有利于提高人脸识别的准确率。

今年4月,我们接到一个案例,是寻找一个两年前失踪的孩子,这个孩子失踪时18岁,有轻微的精神疾病。他的家人在我们网站登记后,志愿者第一时间考虑到精神病人极有可能被救助管理站收留。于是,立即让家人提供了一张较为清晰的照片。志愿者把这个照片放进了全国救助寻亲网上的百度AI人脸识别平台,没想到,一下子就比对出四个疑似人。志愿者通过仔细辨认,结合家属提供的信息,最后锁定了一个在贵州省黔西县救助管理站的受助人员。通过与救助管理站的沟通,对孩子当时进站的时间、衣着、外貌特征等进行一一核实,最终确定,这个受助人正是我们要找的孩子。应该说,由于百度人脸识别的辨识度越来越高,志愿者也越来越多采用这种模式。同时,我们在与家长接触的过程中,也会将这一平台推荐给他们,方便他们随时登录比对查询结果。

希望每个人都把身边亲人当“宝贝”呵护爱护!到了那一天,她也就可以安心地“下岗”了

张宝艳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公益寻人活动中,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其履职内容也与公益寻人密切结合。2019年,除了做好寻亲和志愿服务工作外,她还对自闭症儿童和大病儿童这个领域做了调研;与吉林省通化市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合会合作,为寻亲的人提供一些法律咨询及法律援助;还组织志愿者对寻家的孩子给予心理辅导,对于一些比较困难的寻亲家庭给予适当救助。

记者注意到,宝贝回家寻子网和宝贝回家志愿者协会,宗旨是免费帮助走失、被拐、被遗弃儿童寻找亲人,但是现在寻找的人群中也有部分是成年人。对此,张宝艳表示,虽然公益寻亲的宗旨是帮走失的孩子回家,但是很多孩子走失的年头太久了,找到的时候可能都已成年结婚,甚至已经进入老年,所以,“宝贝”这两个字已经不再是协会刚成立时定义的儿童了。她认为,现在有责任有义务同样帮助成年人找到家。

张宝艳有一个愿望:希望每个人都能把身边的亲人当成“宝贝”一样呵护爱护!到了那一天,她也就可以安心地“下岗”了!(记者 刘婷婷)

  • 关键字
  • 公益
  • 责编:段冬蕾

  • 微博推荐